新兴市场警报:上升还是沉沦

来源:2018博彩娱乐网站大全 作者:倪潇节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20
摘要:曾经光环笼罩的金砖国家如今正陷入迷茫,一度被视为接替欧美主要经济体来担纲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的金砖国家,并未如人们所预计的那样真的已经可以取代欧美主要经济体的固有地位

曾经光环笼罩的金砖国家如今正陷入迷茫,一度被视为接替欧美主要经济体来担纲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的金砖国家,并未如人们所预计的那样真的已经可以取代欧美主要经济体的固有地位。发展中过于依附发达国家的弊端正在显现:过去数月,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的外溢影响已使金融市场的波动有所加剧,包括金砖国家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遭遇了外资撤出、货币贬值并累及经济稳定增长。此外,由于近年来增长主要依赖对外贸易和投资,新兴经济体的结构失衡问题也成为发展瓶颈。 新兴经济体如何在全球化时代摆脱其中的负面影响?国际投资者已经发出了警讯,新兴经济体如何突围?

新兴市场

面临问题各不同

近来,有关美联储退出QE的预期日趋强烈。在这种氛围下,资本加速流出新兴经济体的担心弥漫市场。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初露端倪:巴西、印度以及南非等新兴市场国家出现资本价格大幅下跌。近期,华人首富李嘉诚卖掉在港资产,向欧洲转移。

众所周知,以金砖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是被称为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增长的亮点之一。但是,这些经历了长期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也在面对包括环境、资源收入分配差距过大以及劳动生产率下滑这样的瓶颈因素。另一方面,欧美经济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所带来的波动,包括去杠杆化的市场行为,也意味着新兴经济体的出口动力将因为外部市场的萎缩而难以像过去一样强劲。

瑞士再保险集团首席策略官、集团执行委员会委员杜尚瑞曾经表示,中国的宏观经济受人口变化的挑战越来越大。而印度的人口结构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印度有很多年轻人,这个人口群体非常大,还在不断地增长中。而且,印度的人口,在未来的20年,将很快的超越中国。中国面临着组织结构的问题,可能在未来,印度会面临比中国更严峻的挑战。

金砖第三个国家俄罗斯的经济主要是依赖能源部门,在全世界能源行业正经历着大起大落的时候,俄罗斯需要减少他们对石油价格的依赖,并实现经济的多元化。

而巴西,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则是收入的转化。也就是社会的上层和社会的下层之间收入的转换,现在收入更多集中在富人手中,造成很多社会不安,这种趋势还将持续。

“以‘金砖’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亮点。但经历了长期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也将面对包括环境、资源、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等一系列瓶颈因素。同时,欧美经济的‘去杠杆化’也意味着新兴经济体的出口动力将难以像过去一样强劲。新兴经济体必须实现自身的经济转型和升级,更加注重创新,才能找到可持续发展的新动力。”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表示。

新兴经济体需要重新审视自身

在国际经济开始出现复苏的大背景中,新兴经济体的难以为继不能仅仅在依附性积累这样的国际经济竞争模式中得到解释,也不能仅仅因为资本抽逃和本币暴跌而将其视为国际热钱的阴谋诡计,更不能简单地认为美国在经济增长速度超过预期这样的背景下开始退出货币宽松政策(QE3)是造成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形势不可高企的罪魁祸首。如果这些都不能去解释新兴经济体的“其勃兴由是焉,其衰退亦由是焉”的根本原因,那么,我们或许就需要重新去审视新兴经济体自身,看其体内所蕴含的那些病兆是否真的才是导致其出现困局的真正原因。

首先,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大国在国内经济发展的引导方式上,更多强调的是按照官方的某种意志来强化经济布局,谋求经济发展。某种官方意志所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或许能暂时性地赢得经济发展的速度,但其无法洞穿经济发展的根本奥妙,从人类知识有限性的角度来看,这种依赖某种单一知识的做法最终败坏的是经济发展的自我修正意识和变革、创新能力。

其次,新兴经济体普遍存在追求短平快的发展模式,对于需要长期组合才能形成的优渥的、合理的经济产业组织,并未给予太多的重视。一头独大的经济安排并不能带动经济全局朝向良性方向发展,久而久之,新兴经济体多被某几个或某几家经济巨头所形成的利益联盟或利益集团绑架,在提供给这些利益联盟或利益集团以充分优惠的时候,不仅无法应对经济发展的全局调整和布局所提出的内生需要,而且会严重败坏经济自我革故鼎新的能力。

第三,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的飞速发展建立在并不平等的制度安排基础上。部分群体攫取了大多数人参与经济发展的机会,是否能参与经济发展,建立在有关活动者是否与权力者存在利益勾兑的基础之上。当部分人攫取了经济发展的机会和最终成果的大部分之余,留下的往往是大多数人的相对赤贫状况。

第四,多数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并不是建立在技术连带效应的基础上,而是依赖其本国所存在的“低度人权优势”,这种“低度人权优势”在保障资方的盈利机会的时候,往往也压低了资方通过技术研发来实现产业升级的激励。一旦“低度人权优势”所依赖的国内外环境发生巨变,新兴经济体借助这种“低度人权优势”所建立的竞争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第五,由于权力监管失范已经成为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的固有弊端,经济发展往往面临着权力者的恣意妄为而带来的高度不确定性。新兴经济体在表面持续繁荣发展的时候,则往往会因为权力者的有意为之而将自己的经济发展带入到一个险象环生而不自知的高风险状态中。

自我变革:再度崛起的关键

我们可以在这样的语境中来找寻新兴经济体在新的一轮全球经济、产业、资本大挪移的大背景中竞争力急剧萎缩的制度化原因。在当前全球竞争重新风生水起的大背景下,新兴经济体能否有效、持续、长久地融入国际经济竞争的洪流中并取得相应的竞争优势,基本的着力点应是怎样更革内部的经济制度安排。借用李克强总理的话来说,实现新兴经济体再度崛起的根本问题在于推进改革从而释放出新的制度活力。

这实际上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在推进其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在试图融入国际经济竞争的语境中,首先不能将经济的问题简单地采用经济的手段来解决,而应当从根本的制度安排和制度供应体系入手来解决其自身在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根本问题。在这样的意义上,即便本意是良好的,政府仍然需要尊重市场,尊重经济运行的固有规律,而不是轻易地向市场发号施令,让市场的归市场,公共权力的归公共权力。

其次,国家应当提供充分的法律保障,以为所有的产业提供充分自由竞争的制度空间,建立防止权力和产业的利益输送链条,激发既有的经济产业的自我优化组合模式;再次,建立高效公平公正的市场进入机制,建立公平公正的再分配机制,阻隔权力向市场伸出不必要之手,防止自我经济体的过度依赖发达市场;第四,解决“低度人权优势”的问题,释放产业的生产能力,提升劳动者在产业体系中的重要性和创造性,加速产业升级;第五,建构与经济发展相一致的权力安排机制,将权力关在笼子中,推动产业的健康发展。

新兴经济体能否在全球经济开始复苏的语境中更改自己的负面印象,重新融入世界经济竞争的洪流中,关键点在于夯实内功,否则,挑战就会直接转换为危机,进而导致其面临“万山不许一溪奔”的艰难局面。

责任编辑:admin